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產經| 房產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臺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精準扶親?安徽一扶貧干部多親屬入貧 被指優親厚友

2019年06月10日 09:51 來源:中國之聲 參與互動 

  安徽碭山一扶貧干部多位親戚入貧被指優親厚友,精準扶貧還是精準扶親

  脫貧攻堅戰已經進入決勝的關鍵階段。對于各地政府來說,精準扶貧、精準脫貧都是一份對人民群眾沉甸甸的責任。近日,有安徽的聽眾向中國之聲反映,在碭山縣的一個村子里,村民進入貧困戶名單,沒有實質性的民主評議和公示,扶貧干部的多位親戚都在貧困戶名單中,精準扶貧,變成了“精準扶親”。

  扶貧干部親戚不符合貧困戶條件,卻都在貧困戶名單

  碭山縣官莊壩鎮龍潭村,李海良的妻子常年有病,基本沒有勞動能力。2016年,他被評定為村里的貧困戶。李海良說,在家庭條件沒有任何實質性改善的情況下,第二年,他就“脫了貧”:

  “人家脫貧有的還領了2000元,有的領3000的,我沒有領到錢,他沒有通知我,我去到大隊拿扶貧本去了,他說我脫貧了,光伏說是發電的,我又沒有這個能力搞發電,我又不懂,這個沒有什么項目,隨便填的,沒有項目。”

  沒有得到實質性幫扶、沒有入戶調查、沒有民主評議,李海良說,他就這么稀里糊涂地脫了貧。向中國之聲反映情況的聽眾楊浩說,別說脫貧沒有民主評議,在龍潭村,就連“入貧”也沒有經過民主評議和公示。那么,在這個龍潭村,被納入貧困戶的都是些什么人呢?楊浩說:

  “現在扶貧在我村大量造假,不少是有樓房有車的人家,我們村真正符合貧困戶的,為什么評不上呢,因為這些人都沒給他送禮物,沒錢給村干部送禮。”

  在楊浩的指認下,記者在當地走訪發現,有個別貧困戶家庭條件的確不好,但也確實存在有被列入貧困戶名單的人員,居住在樓房里,甚至個別貧困戶的家里還經營著超市。據楊浩稱,這些貧困戶中,至少有四戶是村干部楊風雷、扶貧干部楊雪蓮的親戚家人:

  “比如我村楊勤旺家,家里有三棟樓房,他家在我村算是比較富裕的人家,還有就是我村扶貧干部楊雪蓮家,楊雪蓮是扶貧干部,貧困戶就是她報,他自己的公爹是貧困戶,她的大媽是貧困戶,她的二大媽是貧困戶,楊風雷的親嬸嬸家里有樓房,就是貧困戶。”

  龍潭村負責扶貧的村干部張傳光承認,扶貧干部楊雪蓮的家人不符合貧困戶條件,但至今仍然是貧困戶:

  張傳光:“楊雪蓮她是扶貧小組長,楊風雷是前任村干部。”

  楊浩:“楊雪蓮的老公公曹廣建符合嗎?”

  張傳光:“是的,那他現在也是的。這,咋說呢,那當時比對程序沒出來已經評上了,唉,再揭這事也沒大意思了,明年2020年,就沒有啦。”

  村民表示:沒參加過民主評議,也未見張貼公告

  按照《碭山縣扶貧開發建檔立卡工作實施方案》的說法,碭山縣貧困戶認定的基本程序是,農戶申請,在廣泛征求群眾意見和村級組織充分討論的基礎上,各村召開村民代表大會進行民主評議,村委會和駐村工作隊核實后進行第一次公示,公示無異議的,報鄉鎮審核。鄉鎮審核確定全鎮貧困戶名單后,在各村第二次公示,公示無異議的,再報縣扶貧辦復審,復審結束后,在各村再公告。

  按說,如此嚴格的程序性要求,不應該出現楊浩所反映的情況。

  在龍潭村走訪調查期間,不少村民都明確表示,從來沒有就貧困戶的確定問題開過會,也沒見張貼過的公示和公告:

  “搭廁所,貧困戶搭這種廁所報銷,就是衛生廁所,旱廁改造。我就問開挖掘機挖廁所的,你給俺也挖一個,人家問,大娘,你是不是貧困戶。我說沒有。人家說那不能給你挖,你撈不著。就這么知道誰家是貧困戶的。”

  沒有履行相應的程序,這樣的說法,甚至出現在多位貧困戶口中:

  李海良:“誰公布啊?!沒有公布過。”

  楊勤良:“這又不開會又不干啥的,他村干部想給誰就給誰。開過會,就是貧困戶可以當清潔工掃垃圾,安排怎么干活,其它會沒開過。貧困戶名單外面沒張貼過,就是每家貧困戶給了個扶貧責任牌,讓貼到貧困戶家里。”

  村鎮干部堅稱程序一應俱全,

  被逼問后改口:前兩年存在程序走過場情況

  不過,村鎮兩級干部都堅定地說,這些程序一應俱全:

  龍潭村扶貧專干張傳光:“這村里所有的啥事都公示,都公開。哪一批都有公示,包括所有村里打的紙樣,都得上公示欄,他得貼到自然村,都有圖片,都留照嘞。”

  官莊壩鎮副鎮長張楊:“要是說沒有評選,那白紙黑字都寫著呢。老百姓參加,村民小組里評議。公示肯定是公示了,有時你不一定能看到。”

  然而,按龍潭村扶貧干部楊雪蓮的說法,民主評議也好,公示也罷,名義上都是做了的。她這樣回復村民楊浩的疑問。

  楊雪蓮:“貼公示了,都在大隊貼的公示。民主評議上面也寫著有。誰去誰就看。”

  楊浩:“召集老百姓了沒有?”

  楊雪蓮:“這時候上哪兒召集老百姓統一去開會的。”

  楊浩:“不說統一開會吧,起碼村里老百姓得知道這個事兒啊。啥叫民主評議?不就是老百姓評議嘛。”

  楊雪蓮:“也是這樣的道理。”

  楊浩:“但是做了嗎?”

  楊雪蓮:“那這村里的事情,做不做的……它做是做了,寫出來當然是有民主評議的。”

  民主評議、兩公示一公告,這些程序性的規定,是保證“識真貧、扶真貧、真扶貧”的第一道關口。如果這些程序都履行了,為何還有不符合條件的人員被認定為貧困戶呢?在一番追問之下,官莊壩鎮副鎮長張楊改口稱,前兩年的確存在相關程序走過場的情況:

  張楊:“現在評貧困戶不是哪些人或者哪些干部說了算,都是經過村民小組評議的。”

  楊浩:“前兩年按程序辦了嗎?”

  張楊:“那前兩年那沒有。貧困縣,國家規定,貧困發生率必須高于多少一定數值,才能評選上貧困縣。原來14、15年都是隨便報上去的,14、15年你找吧,那干部都是貧困戶。從16年“回頭看”,從那時候開始才嚴格起來的。”

  按照扶貧干部楊雪蓮的說法,當年誰能算貧困戶,就是村干部楊風雷說了算:

  楊雪蓮:“那時候他說讓誰進就進了,那時候以前早不知道他怎么報的,俺在大隊里也說他了,不該進的年輕的你怎么都讓他們都進來了。”

  楊浩:“那時候咱莊上大量不符合的怎么進的?”

  楊雪蓮:“具體的,靠關系。老百姓那以前人際關系不一樣。”

  龍潭村負責扶貧的村干部張傳光也證實了這一點:

  “扶貧專干他能報我這兒,我再報到咱這個鎮扶貧辦,這樣才能入系統。他報一戶咱了解一戶,他不來上報,咱咋了解?”

  官莊壩鎮副鎮長張楊,也不否認存在這種情況:

  張楊:“確實有些干部公報私仇,和他有仇的他不給人家報貧困戶,這種情況有,但是,你不說不反映,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今年,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關鍵之年。沒有農村的小康,特別是沒有貧困地區的小康,就沒有全面小康。精準扶貧,就是要精準識別、精準幫扶,進而做到精準脫貧。在安徽碭山的龍潭村,怎么變成了一場講遠近、論親仇、拉關系的“精準扶親”?我們期待有關方面給出一個解釋。

  央廣記者:李行健、肖源

【編輯:郭澤華】

>社會新聞精選:
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吉祥坊官网网址 灌云县| 徐州市| 南丹县| 花莲县| 宕昌县| 通山县| 大冶市| 卢氏县| 昭通市| 元江| 黎城县| 新建县| 化州市| 普安县| 黔南| 通许县| 哈巴河县| 天津市| 新宾| 桃园市| 南平市| 锦州市| 长海县| 洪泽县| 甘肃省| 庆阳市| 青冈县| 长治市| 平陆县| 靖宇县| 广德县| 荥阳市| 读书| 舞阳县| 南京市| 和平县| 综艺| 齐齐哈尔市| 祁门县| 嘉兴市| 虹口区| 阳山县| 玛曲县| 阿鲁科尔沁旗| 临城县| 富阳市| 施秉县| 麻栗坡县| 宁德市| 仙居县| 额尔古纳市| 乌拉特中旗| 永清县| 平舆县| 孟连| 洞口县| 裕民县| 宣城市| 晋城| 霍林郭勒市| 依安县| 白玉县| 石河子市| 观塘区| 剑河县| 亳州市| 青海省| 淮北市| 定南县| 邵阳县| 瑞安市| 来凤县| 延川县| 出国| 微博| 盐山县| 平利县| 利津县| 托里县| 彭泽县| 汉中市| 普定县| 汶川县| 五家渠市| 莱阳市| 老河口市| 高碑店市| 宁明县| 陵川县| 井研县| 阳山县| 阿瓦提县| 龙海市| 分宜县| 治县。| 六枝特区| 阿鲁科尔沁旗| 本溪| 霍林郭勒市| 云和县| 昌平区| 定结县| 精河县| 临沧市| 古浪县| 依兰县| 长白| 河北区| 德安县| 永兴县| 元氏县| 瓮安县| 山东省| 交城县| 张家界市| 宾阳县| 厦门市| 邳州市| 来宾市| 肇源县| 乌拉特中旗| 东乡族自治县| 高台县| 西平县| 应用必备| 周宁县| 闽清县| 长岭县| 海丰县| 双鸭山市| 静海县| 中卫市| 丰宁| 瑞丽市| 云林县| 永安市| 密山市|